宣言

「仮放免者の会」成立于20101031`日。「仮放免者の会」是由“仮放免者”自己成立,由“仮放免者”自己活动的组织。

 

  “仮放免者”是指被入国管理局开出「强制回国令」后,虽然受到各种压力和威胁,但因为有迫不得已的理由而不能回国的人们。多数“仮放免者”曾经被入国管理局关押度过了长期艰苦的收容生活,可是最后还是选择得到居留资格留在日本的道路。

 

  “仮放免者”不回国或者不能回国的理由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是难民,有的人在日本有了家属,还有的人已经在日本住了半辈子等等。虽然理由不一,可是现在决定了大家作为同样的“仮放免者”团结在一起。

 

 

  「让“仮放免者”取得居留资格!!」这就是我们成立「仮放免者の会」之后一直提出的目标。并不是「让“难民”取得居留资格」,也不是「让“在日本有家属的人”取得居留资格」,而是我们一贯的主张让全部的“仮放免者”取得居留资格!!

 

  不管是不是难民,对入国管理局来说都不是人。不管在日本有没有家属,从入管局的眼光来看都是比人低一等的存在。对入管局和日本政府来说,我们全都一样,根本不是人!

 

  因此,所有的“仮放免者”必须共同斗争。难民和非难民,已婚的和未婚的,进过监狱的,违法逗留的,统统都作为“所有的仮放免者中的一员”团结起来才能有活路。

 

  不管立场的不同,也不管情况的不同,现在,我们超越这一切而共同提出「让我们堂堂正正做人」的要求,「把我们看做人」的要求。实际上,我们的这个要求会联系到让日本政府改变对外国人的态度和想法,尊重生活在日本的所有的外国人,这一更大的目标。

 

  1940年代到现在,日本政府对待外国人的基本想法一直没有改变。他们的第一个想法是「外国人没有人权」,第二是「怎么对待外国人都是日本政府的自由」。1965年,担任过法务省入国管理局参赞的池上努在自己的著作中毫无羞耻地写道对外国人「煮着吃,还是烤着吃都无所谓」。

 

  还有在1978年,最高法院对“马克林事件”作出了等于不承认外国人人权的一个判决。

“马克林事件”是住在日本的美国人,罗纳德・阿兰・马克林先生因为作了反对越南战争的活动,入管局没有给他更新居留资格的事件。马克林先生为了表示抗议提出过起诉。可是,最高法院认为对外国人是否更新他的居留时间是法务大臣可以作主的事情,并且在做出决定时不需要考虑外国人的人权。这个判决说明,连法院都承认了「外国人没有人权」「怎么对待外国人都是日本政府的自由」,这种日本政府的想法。

 

  若不改变日本政府长期以来的这种想法的话,我们不能作为真正有权利的人在日本生活。他们即使有一天承认了我们的居留资格,但说不定第二天又要剥夺这个权利。

 

  从这个意义上讲,「让“仮放免者”取得居留资格」也不是最终的目标。我们应该实现的更大的目标就是将日本社会改变成「所有的外国人都能享受人权」的社会。为此,首先必须让日本政府改变「外国人没有人权」「怎么对待外国人都是日本政府的自由」等的错误想法。

 

  为了改变日本政府的态度,并为了改变日本社会,我们可以从比我们更早来到日本的外国人长期斗争的历史和经验学到很多东西。他们的经验会鼓励我们,给我们前进的力量。通过我们的斗争能够改变日本政府和日本社会的话,对我们的小孩儿和将要来日本的外国人可以留下巨大的财产。而且,建设一个不歧视外国人的社会,对愿意人人都平等和自由的日本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吗?

 

  入管局、日本政府一直不把我们看成人。可是,在我们之间完全可以,而且应该超过各自的背景、立场、或者国籍、人种、民族、思想、信念、宗教、性别及性的指向等,承认彼此平等的人权。我们必须团结,对入管局和日本政府,以及整个日本社会大声喊出来,

我们有人权!我们在这里就是我们的权利!